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爱国者之难兄难弟
爱国者之难兄难弟
  小邪和我是同一所高中的,后来大学我俩考到了同一所学校,只不过我是本

科,他是专科。大学的这些朋友里,我俩认识的时间算最长的了,一起同甘共苦
的经历也是最多的。后来和同宿舍几个处的来的兄弟拜了把子,小邪同学排名三,
我比他大,名次靠前一名,具体第几就TM不说了,谐音不好……?
大家可能对小邪这个人还不太熟,下面我列举几个事实,让大家简单认识一
下我这位三弟,看看我是多么的有福气啊。
曾有一次,「咱俩吃麦当劳去吧。」小邪对我说,我说好,结果我俩翻遍了
全身,我翻出了三块钱,他翻出了一块五毛钱。然后我和他揣着仅有的四块五毛
钱进了麦当劳。小邪同学像变魔术一样拿出一张麦当劳内部员工7折卡买了份麦
乐鸡。我俩先一人吃了两块。然后一起盯着最后一块看了半天,谁都不好意思吃。
当小邪举着最后一块麦乐鸡伸到我嘴前时,我承认,我被他感动了。「来,舔舔。」
小邪说,我舔了舔麦乐鸡上面的甜酱,然后丫他妈一下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草,
我掏了三块钱,为什么你多吃一块」我说,「靠,你还先舔了呢」小邪说。
还有一次,我没钱回家了,小邪同学从兜里掏出两张五十的纸币,对着太阳
照了半天,「我就一百了,咱俩一人五十吧。」他递给我一张五十元。
什么叫兄弟?
这就是兄弟!
当时我握着绿的五十元纸币,感觉心里特别温暖。最后我打车回家,特别不
舍的将这张五十元纸币给了司机,如果不是身上实在没钱了,我一定珍藏这张纸
币。等我以后有了孩子,一定要拿着这张五十元纸币给我的孩子讲这个故事。让
我的孩子也这么对待自己的朋友。
「小伙子,给我换一张吧,这是假币」司机对我说……?
像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我实在不忍心再回顾了,全是眼泪…
------------------------------------------------分---割---------------------------------------------------
前两天我们兄弟几个一起在外面喝酒。
「我觉得我们这样的生活很没有意义。」小邪灌了一杯黄汤之后感叹:「其
实我也曾经是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青年人。
当小邪提着一个啤酒瓶子跟正在胡吃海塞的兄弟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超过
两瓶啤酒的量直接喷到了他的身上,然后所有人当场哄堂大笑,浪费了美味无数
……一直到大家看到小邪喝多了的脸上真的露出了不快的表情之后,才堪堪的收
住了笑容……?
有几个厉害的,憋的胃痉挛,满脸通红,浑身都在颤抖,拿着筷子的手一直
哆哆嗦嗦抖个不停。?
就是听到变态弓虽女干杀人犯说要从良的事儿大伙也不能够乐的这么厉害,
可小邪同学说他自己有理想有追求??
老三小邪是什么角色?连火锅店的老板娘都憋着,高耸的胸脯笑的一颠一颠
的。在派出所警察局的黑档案里,丫厚厚的一叠材料象《红楼梦》一般的高高叠
起,这个有理想有追求的良好青年,15岁出道就凭着两把西瓜刀,砍遍了XX
一条街,在各个桑拿按摩场子里留下了光辉伟岸的身影,号称打不死的小霸王,
三条街内的十届单挑王——这样的人是有理想有追求的好青年??
「我的哥哥,您多了吧?」小五一脸的冷汗,在一边悄悄推了推自己媳妇:
「赶快的,扶着我三哥好好去休息休息,让我三哥好好放松放松,这家伙整的,
是不是最近压力大了点,把我哥精神上整出毛病来了?」?
「我真觉得我是个良好青年。」小邪可能真的有点多了。?
「那你除了打架斗欧还会个啥?」老四在一边嘿嘿笑:「得了吧我的哥,您
说昨天看到老母猪上树我兴许能信,您说您是个五好青年,还有理想有追求,下
一句是不是该说要从良?」
「我有想过。」小邪挣扎着站起来,点了点头。?
「那你有没有想过入党呢?」老四笑的更加放肆。?
「也想过,就是以前一时冲动做了不少错事,我现在这个样子,就是想入也
没有人要啊。」丫果然喝多了,脸上竟然出现了罕见的羞愧:「如果上天能给我
一次重来的机会的话,那么我肯定从小学就好好读书,到了初中不勾引姑娘,上
了高中勤奋学习,考上一个好大学,说不定我现在就是律师或者医生了。
「医生或者律师……众兄弟的脸上不经意的流下了一滴冷汗……?
小邪真的是喝多了……?
医生或律师??操,?做兽医也没有人敢把自己家的宠物送入虎口的——还
不如自己炖了吃了好,小邪玩刀子倒是玩的不赖,曾经有一次喝多了号称自己用
的是八八六十七路金刚太上伏魔刀法……但您砍人是一回事,拿手术刀跟砍人的
区别还是有的啊……?
「那我也可以当律师!」小邪有点憋屈,「医生的专业性太强,我当律师总
可以吧?」?
大家一致认为小邪这是真的喝的不醒人事了……?
律师?对,他确实是挺精通法律的,无数次进进出出公安局派出所已经让他
成为了久病成医的典型儿。比如说扁人之前要先被对方打一拳头,这就叫做防卫
过当,比如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之类的话绝对不能信,那都是忽悠菜鸟的,比如
说他看上了一个,想在大庭广众之下上演一段超脱了友情,但绝对不是情,只是
纯粹的色情的激情戏,在警察来抓你的时候,要义正严词的告诉对方,这是完全
合法合理的男女双方的深层交流……?
当然,这是得在双方同意的前提下。?
然后,除了这些基于法律上的认识,基本上就是不杀人不放火,不拐卖不贩
毒……?
这样的人当律师?啥也别说了,都纯粹扯蛋……?
「你们这是不相信我是吧?」小邪酒劲儿发了,丫认为是我们这些人将他的
追求他的梦想都完全打破了:「老子要是不跟你们混在一起的话,早他吗就是一
五好青年了,没准儿还得了先进文明奖了呢,现在你们丫的跟我落井下石说风凉
话?老子这一辈子就被你们毁了!想当年我上初一的时候,物理化学还是全班第
一呢!」?
众兄弟狂汗啊,三哥啊……我们在座的这一票可都是您带出道的,怎么到您
这里就是被我们给带坏了呢??
可很显然,你跟一个喝多了的人是说不清道理的,然后我们就都继续鬼扯,
把他当成了不存在,该喝酒喝酒,该吃饭还是吃饭?
小邪怒了,跟你们丫交流人生理想,你们跟我晒脸是不??
他一下撩起衣服,抽出了一根半米来长的铁棍,兄弟们大吃一惊,喔操,丫
真疯了??
这在座的可都是自己人啊…?
小邪同学也没真疯到那种程度,他看着那翻滚的火锅,咣当就是一棍子下去?
身为本年度最近十届单挑王,小邪的力量之大不必说了,这一下子把锅子砸
了个对穿,滚烫的汤水流了一地,然后看他,摇摇晃晃的几下之后,直接趴在一
边的桌子上,发出了呼呼的鼾声……?
我们剩下的几个目瞪口呆的看着满桌的狼籍,招呼傻了眼的老板娘结帐,纷
纷落荒而逃……?我比较倒霉,被众兄弟推选为送小邪回家的人选,本来以为是
个苦差事,没想到上车这孙子就醒了。
「到平安里小区……」我话还没说完,肩膀就被搭上了一直胖手。
「到机场路!」小邪不知道啥时已经醒来,脸上充满了淫靡的笑容,正冲我
一脸贱笑:「带你开开眼去~ 」
车子一溜火光,直奔XXX洗浴……
----------------------------------分---------割----------------------------------------------------------------------
「三哥,来啦?!」刚进了场子,带路的小弟一脸的惊喜,看来这地方常来
啊。
「少TM废话,今天有好货色没?」小邪一个小耳勺子就给了上去。
「有有有,前些日子来了几个洋妞嘿~ !三哥你待会得好好收拾收拾她~ 」
小弟眉飞色舞。
小邪同学一听就急了,一脚就踹了上去:「那你倒是TM赶紧的啊?!」
……
进了包房,小邪就一个劲儿的手舞足蹈:「哎呀哥哥呀,咱俩今儿就算走上
国际,为国争光了,待会必须干死小娘皮的~ !」
我一脸暴汗……
5分钟以后,小弟带着一个洋妞进了房,我俩不禁眼前一亮:
这个小妞个子很高,皮肤很白很白,穿了个小吊带儿,俩奶子露出了大半个,
眼睛很漂亮,蓝的像一潭湖水,幽深而清澈,牙齿也很白,头发用了根皮筋扎了
起来,最好看的是两条腿,一丝赘肉都没有,总的来说,虽然可能有些夸张,这
是我仓促之间的印象中最好看的老外了。
小邪同学刚才告诉我说,为了给国人争光,他准备用最帅气最绚丽最洋气最
有文学素养最最最牛逼的方式来和这个老外打招呼。
「Hi!」他当时是这么说的——估计是紧张的实在说不出别的来了。
老外姑娘显然被丫这种最帅气最绚丽最洋气最有文学素养最最最牛逼的打招
呼方式给吓到了,一脸的惊愕,而此时我已经从她幽深而清澈,蓝的像一潭湖水
一样的眼睛里读出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你丫傻逼吧?
我瞪了小邪一眼,鄙夷道:「没见过世面,一个老外给你紧张成这样……」
我回头冲这姑娘微微一笑:「Hibeauty,Let" shappy?」
(你好,咱们来娱乐娱乐?)老外姑娘只是跟我们笑,却不说话,小邪不禁道:
「哥你英语说的对不对啊?」
我也很纳闷,只好换了一句:「Doyouknowwhat" smean
s?」(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洋妞还是不说话,小邪已经在一边嘿嘿的笑了
起来,我的自尊心倍受打击,只能继续:「Makelove?」(?)这洋妞
依然微笑看着我们,我心里没底道:「等我出去喊服务生去。」穿上鞋正准备往
包房外走,在这段时间里,小邪估计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又跟老外道:「你的,
什么的干活?」
我:……
这J8怎么看也不像人啊?
正当我俩手足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这洋妞突然用一口倍儿地道的京
腔对我俩说:「快炮600,带口活儿800,你们要2人一起来吗?两个人一
起的话1200。」
我和小邪直接一脑袋杵地上,异口同声道:「会说中国话啊?」
我俩半天缓过气来之后小邪问我:「咱俩怎么着?一起上还是分着来?你先
还是我先?」
我心说看你这么激动,要是我先上你还不生撕了我?我好好的一个人,躺下
是一个「大」字,您一生气把我撕成一个「北」字,我TM冤不冤啊?
「咱一起来吧?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啊!那话儿怎么说来着,最好的兄
弟就是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啊!」
「成,来小妞,来给哥先口一管儿~ !」小邪没二话,一把揽过这洋妞,直
接扒下了她的小吊带儿,我靠,她的俩乳房一下是『蹦』了出来,你看咱这动词
啊,是TM的『蹦』了出来,看的我直接吞了吞口水。
这小妞也不含糊,自己脱掉剩下的小裤衩,蹲下就给小邪咬了起来……我没
着急,就在一边看着,这小妞的口活儿相当不赖,如果说别的小的口技都是追逐
潮流的话,这洋妞的简直就是在引领潮流,一张小口吞进吞出,每次吞进时都到
达根部,吐出的时候还用舌头在龟头的部位画个圈,偶尔来个深喉的时候,从外
面也能看见她的舌头在不停的舔弄,没几个回合就弄的小邪欲仙欲死的嘴里发出:
「嗷~ 嗷~ 哦~ 哦~ 」的声音。
后来这小妞边给小邪舔着边拿眼神勾搭我,一只手还不老实,直接摸索着抓
到了我的下身,开始套弄,我也不闲着了,从后面用手开始揉她的子,真白呀,
真软呐~ 我拿一只手抓一个都抓不过来,我草我估计要拿这个喂孩子能给那孩子
呛死,她的两个奶子被我捏成各种形状,后来她不满足,放下小邪转过头来又开
始替我卖力的。
扑哧……扑哧……这小妞一下一下的吞咽着。小邪同学脱开了束缚之后,从
后面直接用手按住了她的头:「用力的,用力的给我哥哥口!」
深喉,深喉呀同志们!男人的梦想啊,没几下我就被她吸得魂飞魄散的,哎
呀这小舌头给我舔的,弄的我一会天上一会地下,这小妖精边舔还边拿眼神挑我,
不时的吐出来,还吐2口口水。
小邪看了一会儿又忍不住了:「来,回来,再给哥弄两下。」
我一听如蒙大赦,直接把她推过去,赶紧让我缓缓吧,这还没几下呢,这要
这么早就射了多给我国人丢脸呀。
这回她不像刚才那么猛烈了,用手握着,一下一下的用舌头在小邪的龟头上
画圈子,不时的拿舌尖顶一下马眼,小邪舒服的闭上眼睛,拿手抓着她的头,发
出哦~ 哦~ 的声音。
我从后面分开她的两条腿,看了看她的下体,很饱满的样子,一看就是修剪
过,套用一句古惑仔里面的台词,她的毛居然是金色的!
我吐了口口水,用手指慢慢插了进去,她舒服的叫了起来,一下一下用屁股
来迎合我,我顺势亲了亲她的后背,她身上有点肉肉的感觉,很软,很明显看她
的身子僵了一下,接着给小邪舔的更加用力了,这直接小邪同学的叫声加大了三
十个百分点……我慢慢用手指抽插着,一点一点的加大了力度,这小娘皮开始了
大声的淫叫:OH~ OH~ !FUCK!(原文,瞧咱哥们儿这水平嘿!)小邪
也从她的口里拔出,开始用她的胸乳交,她用自己的双手扶着两个乳房,眉头皱
的很紧,嘴里继续喊着各种字眼:
我从正面扶着她的头,看着随着小邪同学的分身慢慢的插入,慢慢的开始抽
插,这小婊子的嘴也随着小邪的动作慢慢的张大,我下身一挺,又回到了刚才战
斗过的地方,然后我们兄弟齐声呐喊,开始了杀伐的过程。
小邪同学功夫了得,忽快忽慢,或深或浅,各种方式各种方向各种位置的抽
插弄的这小婊子的嘴忽张忽合,时紧时松,弄的我身硬如铁(具体哪个身我就不
细说了),魂游物外,随着小邪同学的节奏狠狠的捣向这小婊子的喉咙深处。
战过百合之后,我俩兄弟心有灵犀般的交换了一个眼神,突然一齐加大了力
度,啪啪啪啪啪……(此处省略300多声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干的这小娘皮
嗷嗷嗷嗷嗷……(此处省略100多声嗷)的浪叫个不止,之后我俩交换位置,
我戴上套子,直奔主题,又抽插了数百下,终于一泻如注。
小邪却还没完,从新戴上套套再次冲入虎穴,奋力冲刺,嘴里不停的喊着:
杀!杀!杀!(此处省略20多声杀字)之后,熊吼一声,慢慢软了下来。
我傻了:你喊得哪门子『杀』啊?
小邪缓了半响,方才说道:当年八国联军犯我中华,你我兄弟今天这番作为
也算是为国雪耻了……(此处省略一声『靠』字)
这小洋妞刚才可能被干的有点犯晕了(当然也可能是被小邪吓的),半天才
呐呐的起来穿衣,之后我们出去结账。
-----------------------分--------割-----------------------------------------------------------------------------------
大厅休息的时候我们和大堂经理聊天,这大堂经理50多岁,由于每次用报
话机叫服务的时候,暗号都是加多宝,所以我们都叫他阿宝叔,和他聊起了刚才
弄的这个洋妞,宝叔居然对小邪的行为很是赞赏,还说这几天也要按照这个方式
干一次这个小娘皮。
「宝叔您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有这个体力?」我很是诧异「你宝叔的心理年龄
永远都是19岁。」宝叔冲我呵呵笑道。
「你TM心里年龄19岁,可你有19岁的那个东西吗?」我在心里暗暗的
想……